• 未分类 周日, 10月 9, 2022

       杜容芷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落荒而逃。

       待她终于原路折返,才发现青荷园园早已摘了花回来,正在四下里到处找她。

       两人见杜容走得芷气喘吁吁,精致的发髻也有些松散,都唬了一跳,忙上前搀扶她道,“少夫人这是怎么了?”

       杜容芷定了定神,抚着起伏不定的胸口,“刚才在小路上走,不知从哪儿忽然扑出只猫来……害得我险些摔倒。”

       青荷不明所以,听了也有些后怕,“少夫人说好了在这儿等着咱们,又到处乱跑……真不叫人省心。”嘴上嗔怪着,又忙扶着杜容芷查看了一圈,“可有伤着哪里了?”

       杜容芷摇摇头,“幸亏我反应快——”

       却听园园咦了一声,奇道,“少夫人的耳坠子怎么少了一只?”

       杜容芷下意识伸手去摸,果然左耳上的红珊瑚耳坠不知何时已经不翼而飞。

       方才她被宋子澈抱在怀里,不知是不是那时……杜容芷面色白了几分,可还是心存侥幸道,“大约是早前掉在花厅里了吧……”

       “不可能。”园园肯定道,“奴婢先前去摘花的时候明明还见您戴着的,青荷姐姐记得不?”

       青荷点点头,“许是少夫人刚才走得急,掉在园子里了也不知道。咱们还是回去找找吧。”说罢提着灯笼就要往宋子澈的方向去。

       杜容芷心里咯噔一下,忙拦住她,“这时候黑灯瞎火的,哪里找得到?不过就是只坠子,等明日天亮了再寻也不迟。”杜容芷说着,摘下另一只耳坠,“时候也不早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清纯森系美女休闲旅拍图片

       青荷园园不疑有他,只得应了声是,随杜容芷回了枫清院。

       等杜容芷进到屋里,才发现宋子循居然也回来了,正倚在榻上看书。

       杜容芷抿了抿唇。

       她现在实在不想跟他说话……

       她也没心情跟任何人说话。

       不过这不是她能决定的。

       杜容芷打起精神,笑吟吟走上前,“您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宋子循仿佛此时才听到她进来,目光从书页转移到她身上,“厅里太闹,吵得头疼,回来透透气。”他放下书,点了点身边的位子,示意她过来。

       杜容芷从善如流地走到他身旁坐下。

       宋子循眯了眯眼睛,“你喝酒了?”

       杜容芷摇摇头,“刚才不小心撒了一些,所以回来换身衣裳。”说着关心道,“倒是您,怕是喝了不少吧……”一开口都能闻到浓浓的酒气……

       宋子循淡淡“嗯”了一声,“今日莞儿满月,少不得多喝了几杯。”

       杜容芷笑了笑,“可要妾身叫人送碗醒酒汤来?”

       宋子循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伸手把她圈在怀里,在她耳边答非所问道,“今天过得开心么?”

       园园跟青荷含笑对视了一眼,悄无声息地退出去,临走还不忘带上门。

       酒气吹拂在脸上,杜容芷耳朵微微有些发烫,她不动声色地侧开脸,“开心啊。您不知道……我今天手气格外的好,还赢了好几吊钱呢。”

       “唔。”宋子循漫不经心地摩挲着她白皙的耳垂,随口道,“为何没戴耳坠?”

       杜容芷抿了抿唇,心里迅速斟酌了一番,小心道,“哪里是没戴呢……只是刚才不小心掉了一只,这才——”她的声音猛地顿住。

       宋子循的舌尖顺着她的耳垂一路向下,在颈间舔舐吮吸,“怎么不说了,嗯?”

       杜容芷勉强扯了扯嘴角,故作娇羞地推开他,“您又胡闹……妾身待会儿还要出去敬酒,要是弄出印子来……可丢死人了。”

       她现在不想要,一点都不想!

       “那就不要去了。”他无所谓道,手已经轻车熟路探进她的衣襟。

       “那怎么成……外头还有一堆宾客呢。”见宋子循丝毫不为所动,杜容芷只得赔笑道,“要不然……等妾身换了这身衣裳,再来陪您说话,你看可好?”

       “不好。”宋子循从她身上抬起头,幽深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倏地勾起一抹笑,“横竖是要脱的,又何必多此一举?”说着就去扯她的系带。

       杜容芷笑容一僵,忙按住他的手,“青荷她们还在等着——”

       宋子循轻巧地挣开,“她们听见动静,知道该怎么做。”

       “可这……这样不合规矩,而且母亲那——”

       “有我。”他不由分说地箍过杜容芷的身子,逼她跨坐在他怀里。

       蓬勃的***就抵在她身上,几乎下一刻就要奔涌而出。

       杜容芷咬紧下唇。

       她想大哭,她想尖叫!

       她想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他们两兄弟都想干什么?!

       凭什么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们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他们有没有考虑过她想不想要,能不能承受?!

       没有!

       从来没有!

       他们在乎的永远都是他们自己!

       宋子循已经低头精准地含住少女的薄唇,另一只手拆了她发上的簪子——乌黑柔软的秀发顷刻间如瀑布般垂落下来。

       宋子循眼里的惊艳一闪而过。

       几个月的禁/欲让他多等一刻都是煎熬……宋子循迫不及待地抓住杜容芷的前襟,用力往两边一分,露出里面大红色的并蒂莲肚兜。

       杜容芷连忙伸手护住胸口。

       宋子循的目光飞快扫过她腕上的红痕,钳制住她的双手死死压在身后,使她身体被迫绷得笔直,越发衬得纤腰不盈一握,兜儿下软雪傲然高耸。

       宋子循眸色暗了暗,一把把杜容芷推倒,狠狠地含住她的唇瓣,长驱直入,肆无忌惮地在她嘴里横冲直撞。

       “嘶——”舌尖猛地传来一阵刺痛,宋子循手臂的力道不觉一松。

       杜容芷终获自由,慌乱地掩上衣襟,抬头正触及到宋子循愤怒阴冷的眸子,身子不禁一颤,小声求道,“我……我今晚真的不想……”

       “你不想?”他冷冷看了她片刻,忽地笑了,“你,有资格么?”

       杜容芷猛地抬起头,漂亮的杏眼瞬间漫上一层水雾。

       他却没有再看她一眼,径自翻身下榻,披上斗篷。

       “你说的对。”他忽然停住脚步,冷冰冰道。

       杜容芷茫然地看着他。

       “我确实,不是非你不可。”

       宋子循说完,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m.

    Posted by fhaini1943 @ 上午6:09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