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周六, 10月 8, 2022

       最新网址:.

       短信表示,宫重已到达位置,以我师傅的名义,守护在我双亲身边。

       牡丹在旁溜缝儿,我父母就接受了宫重的保护。

       他让我放心,同时询问我这边的情况?

       我想了一下,起身走出卧室,打通了宫重的电话,和他细说了一番。主要是阐述我这边的处境,以及接下来的行动目标。

       宫重听我说到想在寻找周爵一魂一魄的行动之前,先去偷袭箓佛寺和蛇眼佣兵团,他就沉默了下来。

       半响后,他才说:“小度,你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我只能表示赞同了,虽然你身边多了数名通天境强者协助,但你要晓得箓佛寺绝不是好对付的,行动起来务必得快准狠,一点都不能轻敌。”

       “还有,方便的话,找你王师弟参谋一番,谋定后动的重要性,你比我还懂。方内道馆这边也要安排好,别你回来了,总部却让人给端了。好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一切,小心为上。”

       “您老放心就是,我今夜就找王探师弟来谋划。”

       我忙应下,宫重才稍微安心,又说了几句后,电话就挂断了。

       有宫重和牡丹守护我父母,我完没有了后顾之忧,接下来,就是按着计划走了。

       返回屋内,血竹桃正和史黑藏和驴子说话,看来,已经认识了。

       清纯天然美女户外一日游随拍图片

       我没有废话,直接问:“谁打伤的你?”

       血竹桃鬼眼森寒的,似冒出一道火光,凝声说:“是个长相清矍、不肯报名的道士,看样子,是从国内过去的,因为,他说的是汉语。”

       “这人身穿八卦道袍,擅长诵祷法相术,诵祷出二郎真君法相,三尖两刃刀挥动,就将我打伤了。要不是我见机得快的逃遁了,指不定折在当场。”

       “更恐怖的是,我一直没有感应明白那道士的真实道行水平,似乎,应用了高级隐匿法术,无法确认其水准,但感觉,至少也是观则巅峰的水平,甚至,有可能已经是通天水准了。”

       血竹桃说着这话,隐隐的带着仇怨之意。

       “诵祷法相术?”我就是一惊。

       “没错,就是馆主也擅长的诵祷法相术。”

       血竹桃点头确认。

       “方内,如何出现这样厉害的人物了?莫非是箓佛寺中的?但他身穿道袍……?”

       我来回的走动,脑中忽然蹦出一句话来:方外正道排行第一的超级宗门千相道庭。

       “这个坐镇蛇眼佣兵团总部,擅长使用诵祷法相术的神秘道人,莫非,和方外的千相道庭或是邪尊寺有关系?”

       我心头忐忑的琢磨起来。

       方内大多数的宗派,追根溯源,都能和方外世界某宗门联系起来,比如,七塘口和七塘咒宗就是这等关系。

       但千相道庭的分支到底是方内的哪个门派?至今还是未解之谜。

       同样不确定的是‘邪尊寺’分支,有传言,箓佛寺有可能就是邪尊寺的分支,但还没被证实过。

       总之,方内和方外的各大势力之间,关系盘根错节的,指不定谁和谁就有着隐秘关系。

       “蛇眼佣兵团背后若果和方外超级大势力有联系,那就更加危险了!”

       我倏然之间坚定了清除箓佛寺和蛇眼佣兵团的决心。

       感觉它们像是悬头利刃,要是不赶快清除掉,哪还有心思做别的事儿?

       “蛇眼佣兵团总部位于汰国哪个位置?”

       我停住脚步,认真的询问。

       “经过我探查确认,蛇眼佣兵团总部位于汰国‘青麦’城东郊外的一处私人庄园中,对外宣称是葡萄酒产地,其实内中盘踞蛇眼佣兵团高层,那道士就坐镇其中。”

       血竹桃的话一落地,我和二千金就对视一眼,我清楚看到二千金眼底的杀意。

       唇亡齿寒,二千金和血竹桃一样儿,都是灵魂体,且本领上来讲,二千金不使用大千金手办的话,还没有血竹桃厉害呢,这就是说,二千金也有可能遭受这等伤害。

       她和血竹桃的关系也不赖,自会产生同仇敌忾的心理。

       我徘徊起来,嘀咕:“箓佛寺总坛位于汰国‘蔓古’市南,从蔓古到青麦好像是有七百公里以上的距离吧?相隔的有点远啊,要是箓佛寺这边遭遇了袭击,青麦那边有可能得到消息逃亡,难道,要兵分两路?”

       “那样一来,通天级的高手也得分散开,两路人马中都得有足够分量的坐镇才成。但话说回来,万一箓佛寺中潜藏的通天大能数量多,我方分兵的话,岂不是自投罗网?”

       我踟蹰起来。

       “坐飞机的话也得一小时才成,现代社会消息传递太便捷了。蛇眼佣兵团首脑们一旦听到箓佛寺被端了,不跑才怪?怎样才能一网打尽呢?”

       我缓缓坐下,开动脑力,但感觉想不出周祥的计划来。

       归根结底,还是实力和人员数量问题,要是手下有十头驴……?额,是我想多了。

       “度哥,半夜开会时,听听王探的意见吧。”

       宁鱼茹小声提醒。

       我用大拇指摁着太阳穴缓解头疼,缓缓点头。

       这次的行动必须保证万无一失,方内道馆的反击战必须打响打漂亮了,定要利益最大化,不给对方回气反扑的机会!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已是午夜。

       看看时间到了,我起身,带着一众伙伴赶赴地下室。

       血竹桃恢复的不错,也跟在我的身边。

       地下室大门打开,剑罗刹对我打个眼色,随后让开道路。

       我就发现王探、孟一霜和圆钵都在场,而王探正对周爵坐着,脸上都是好奇神色。

       听到动静儿,这几人一道站起,喊了声馆主,王探他们的目光紧跟着落到我身后的血竹桃身上,又都喊了二长老。

       血竹桃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宁鱼茹示意大家伙落座,直到这时候,王探的目光才落到史黑藏和袖珍版的驴子身上。

       驴子踩在我肩头,正和一旁的二千金低声说着什么,感受到目光,就抬头看了一眼王探。

       只看王探的目光,就知道了,我们来此之前,剑罗刹已将史黑藏他们的事儿说于王探知晓了,当然,王探也知道了地下室中藏着周爵。

       我赞叹的看了一眼剑罗刹,微微点头。

       她得意的一笑。

       既然王探该知道的事儿都知道了,我就不废话了,喝了一口茶,直接将自家的打算说出来,同时,将‘如何一网打尽两地目标’的难题扔给了王探。

       最新网址:.

    Posted by fhaini1943 @ 下午9:58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