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周六, 10月 8, 2022

       顾雨晚上整理储物袋的时候看到了那些养颜丹的材料, 心思一动,取了出来。父亲已经将天香丹、养颜丹的灵草给了二伯一份, 天香丹自己炼制完没有问题, 养颜丹也得加紧时间尝试一下了。

       通知了父亲和顾辰一声,锁上自己房间的门, 顾雨将东西部准备出来。

       之前几天顾雨已经将养颜丹的丹方揣摩了多次, 预热丹炉之前, 顾雨又在心里过了一遍。

       怕自己灵力不济, 顾雨还在嘴里含了颗回灵丹。

       第一炼制的时候, 顾雨尽量让自己的动作不出差错, 几种灵草按顺序扔进丹炉, 凝练成药液。

       不过, 毕竟是二品丹药,在最后融合几种药液的时候,反应突然剧烈起来, 顾雨还没回过神, 炼丹炉已经冒起一阵黑烟。

       二号蹲在窗台边,为顾雨守护警戒,也等着尝尝二品丹。不过, 有了上次的经验, 它一点都不着急,看到顾雨失败的时候,眼皮都不动一下,继续慢条斯理地整理羽毛。

       明天要跟着顾雨去上学啦, 它得给众人一个完美的形象。

       失败了第十次之后,顾雨再次停下,对照着基台上人形的动作,推敲自己错误的地方。

       最后,顾雨深吸一口气,这次一定会成功。

       将近凌晨四点的时候,顾雨的炼丹炉里终于飘出药香。

       二号从好梦中清醒,歪歪斜斜地飞过来。

       清纯美女芊芊很磨叨

       顾雨心情激动地打开炉盖,里面是三颗黄澄澄的丹药,而且都是中品丹。

       “虽然成丹率不怎么样,好歹成功了。”

       说着,顾雨将丹药收入玉瓶,随手放入储物袋,二号盯着顾雨的储物袋,若有所思。

       顾雨将刚刚的炼丹心得、需要注意的地方记下来,才爬上床。

       顾雨晚上只睡了三个小时,不过起床的时候,依旧精神奕奕,还为大家准备了早餐。

       早餐后,顾远亲自开车带着他们去了学校。

       两兄弟都是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顾雨发现自从修炼之后,除了吸收天地灵气淬炼自身,记忆力和理解能力也越来越好,书上的东西过一遍就学得差不多了。让顾雨吃惊之余,又忍不住沾沾自喜,以后再也不用为考试什么的发愁啦。

       所以,对于选择什么专业,顾雨没有任何顾虑,直接跟着顾辰填报了同样的专业。

       顾雨的想法很简单,两兄弟互相照顾。顾辰考虑的则是,父亲公司的很多研究和技术都和这个专业的理论知识有关,尤其是之前顾雨带回来的那个神秘飞行器引擎,顾辰很感兴趣。

       顾远将车停在了校门外面,因为有储物袋,兄弟两人都只带了一个行李箱装装样子。顾雨还背着个背包,里面只装了呼呼大睡的二号。

       即便是这样的名校,顾雨和顾辰极出色的长相和过于年轻的面孔,还是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视线。

       顾雨现在十七,比同期新生小个一两岁还不太明显,顾辰这个十五岁的大学生就非常惹眼了。而带两兄弟前来报道的顾远,即便一身休闲装,也能看出是位社会成功人士。

       所以,两人办理手续时,几位学长和学姐非常热情。

       交完学费,还有两位学长抢要送他们去宿舍,但是由于他们行礼实在不多,最后一位学长带三人过去了。

       那位大三的学长带他们领取了钥匙和基本的生活用品,帮着搬到宿舍,临走还给两人留了电话,“两位学弟,我的宿舍离你们也不远,就前面那栋楼,生活上,学习上,有问题直接联系我。”

       顾雨脸上带笑,嘴甜地道:“多谢学长,今天真是辛苦了,什么时候有空请学长吃饭。”

       那位学长笑了起来,“怎么能让学弟请,我刚好知道这附近几家好吃的店子,有空我带你们过去,保管好吃。”

       送走那位学长,顾雨才开始打量他们的宿舍。

       他们的房间在三楼,四人间,上下铺,现在屋里并没有人,不过其中一个下铺已经铺了被褥,一张桌子上也摆了东西,看来人已经到了。

       顾远皱了皱眉,到底忍住了批评这里的住宿条件,转头对顾辰说道,“你们第一次离开我身边,自己多注意,我对你们没有更多的要求,照顾好自己。”对于小儿子,顾远还是很放心的。

       顾辰点点头,说道,“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和顾雨。”

       “公司的事你也不用着急,一周之后你的助力会过来,他的住处我安排在你们房子的隔壁。”顾远又交代道,犹豫了两秒,还是加了一句,“如果没什么事,周末可以回家。”

       顾辰点头应了,父亲不说,他们也会经常回去,爷爷奶奶那边不说,父亲自己在家,也未免寂寞。

       对于父亲对弟弟明显的信任和倚重,顾雨撇撇嘴,却也习以为常了。

       将储物袋中的行李拿了出来,床上用品部换了自己带来的,干净又舒服。顾雨看看时间,将近中午了,干脆将几个饭盒拿了出来,里面是他自己做好放储物袋里的,拿出来的时候还带着热气。

       最普通的储物袋有一定的保鲜功能,三年之内不会发生任何变化。而高级的储物袋,或者传说中的储物戒指,储物手镯效果则更好,后面两种甚至可以完锁住灵气流失,达到永久保鲜的效果。

       饭菜香味溢出,二号砸吧砸吧嘴,自己顶开背包盖子,钻了出来。

       闭着眼睛边往桌边飞边喃喃说着,“哦哦,卤灵兽蹄我爱吃,酸菜鱼我爱吃,酸笋鸡丝汤我爱吃,水果我爱吃……”

       顾远交代完顾辰,也看了过来,眼里带了一丝笑意。

       正在这时候,宿舍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胖乎乎的身影站在门口,双眼放光的看着他们,严格来说,他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桌上的饭菜上。

       “小乔,快进去呀,妈妈得先帮你铺床呢。”后面一个略粗的女声操着一口东北口音,快速却温和地催促道。

       小胖子脸上一红,大概觉得丢面子,回头埋怨了一句,“妈,跟你说了,别叫我那个名字了。”

       随后小胖子大步迈进屋里,快速打量一下屋里三人,冲着看起来最好说话的顾雨就过来了,“同学你好,你是住这里的吗?我是3班的乔扬,你呢?这两位是?”

       “我也是3班的,顾雨,这是我弟弟顾辰,和我们一个班,这是我父亲。”顾雨笑着说道。

       乔扬立刻跟顾远问好,殷勤道,“叔叔您好,以后我就是顾雨和顾辰的同学兼室友了,您放心,以后我们一定团结友爱,互相照顾,他们就是我亲兄弟!”

       顾雨嘴角一抽,顾辰则瞥了乔扬一眼,谁跟你是亲兄弟!

       乔扬完无所觉,又热情地介绍了自己的父母。是的,小胖子的父母都来了,而且,一家三口的体型都比较庞大。

       乔扬的父亲比儿子还胖出来两圈,母亲也胖,却打扮极为光鲜贵气,耳环,戒指,项链套祖母绿首饰,水头一看就极好。

       乔扬父母比儿子更有眼色,乔父已经放下手里几个大行李箱,笑眯眯地过来和顾远握手攀谈。乔母则从行礼中拿出两个盒子,硬塞到顾雨和顾辰手里,“快拿着,尝尝我们那儿的特产,别和阿姨客气。原本呀,我们小乔独自跑出来这么远,我和他爸爸还不放心,看到你们两个,阿姨就想通了,以前是我们太惯着他了,你们比我们家小乔可小多了。”

       连二号都被乔妈妈塞过去一包干果,二号觉得这份小礼物很亲切——觉得自己受到了十足的重视,矜持了两秒,从背包里抓了个白色小玉瓶过来,送到乔妈妈手里,摇头晃脑地说道,“谢谢!”

       乔妈妈低头看着手里的玉瓶,惊讶了一下,还是收了起来,笑道,“哎呀,真聪明,谢谢你,宝贝儿。”

       乔扬这才看到蹲在饭桌旁的二号,“兄弟,你们养的?个头真不小,还懂得送礼啊。”

       顾雨一边答应,一边和二号传音,“你送的到底是什么?”他还很好奇的,二号白吃了他那么久,可没送过他东西,难道这家伙还有自己的私人小仓库?

       二号白了乔扬一眼,才对顾雨传音:“你炼制的养颜丹啊,我加水稀释了一下,做成膏了,效果大概有丹药的十分之一。”

       顾雨呆住了,他昨天刚炼成成功,还没开始和二伯商量推行丹药的事,二号已经弄出成品了?

       “给我留一些,我有用。”顾雨叮嘱道。

       乔母边帮着乔扬铺床,边滔滔不绝地和他们说话,已经从顾雨两兄弟的长相成绩夸奖到了二号毛色鲜亮,那边乔父也已经热情地邀请顾远父子三人一起出去吃饭。

       而小胖子则边咽口水边瞄着桌上的几个超大饭盒,真不怪他没出息啊,这样色泽红亮,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诱人味道、且明显是刚出锅的卤猪蹄可不多见呐!

       顾远一笑,“不用,我们正好带了食物,中午大家一起吃吧。”

       乔父早就发现了那一桌色香味俱的饭菜,他更想尝一尝,生意越来越大之后,他们家可算是吃遍了美食,但是见多识广的乔父也得承认,这么令人食指大动的味道简直是生平仅见。

       不过,饭盒虽大,却不够这么多人吃,他们家的饭量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而且,他也想和儿子未来同学的家长打好关系,让儿子同以后的室友拉近感情,所以他才提议请客。

       顾雨忙说道,“不用,乔叔叔,我们带的多,还有呢。”说着,顾雨借着装二号的大背包打掩护,又掏出四个大餐盒。

       这下,乔父也舍不得走了。

       两位父亲还打算留下送三人过来的一位学生一起吃饭,那位学生僵着脸客气了两句,飞快地离开了。不快点走不行,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玛蛋,简直不能忍!回去就去查他们到底是哪里打包的!

       整整一桌子饭菜,被六人一鸟一扫而空。乔父和乔扬略显尴尬,大部分都是他们吃的,从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卤猪蹄,简直恨不得连骨头都吞下去。

       而其余食物,也都极其美味,甚至包括那一粒粒如珍珠般的米板。

       乔妈妈帮他们把饭盒刷了,乔爸爸则约好,晚上一定要让他请客。

       下午,两家人一起逛了逛校园,帮着各家的孩子买些生活物品,二号则得到了来自乔妈妈精心挑选的一只舒适的木房子鸟窝,晚上乔爸爸找了附近比较有名的饭店一起吃的饭。

       顾远晚上的飞机,顾雨心里很舍不得,也只能和顾辰一起送了父亲去机场。

       正式开学在后天,乔扬的父母打算留下来陪儿子,顺便逛逛京城。

       顾雨和顾辰婉拒了乔家第二天一起游玩的邀请,顾雨将两人的床都挂上布帘,还特地放了几张隔离符和防御符。毕竟两人晚上需要打坐修炼,不方便让别人看到。

       考虑到地球上的修真者,顾雨特地花了上百灵石兑换了六品符箓,除了符箓世家的符箓师,很难被人看出来。

       顾雨晚上倒是尝试了一下进去星辰观想世界,但是无论他躲多远,都能听到那条大蛇有规律的呼吸声,一呼一吸,似乎整个星辰世界都在和他呼应。

       又不能打扰到云昭闭关,顾雨只能退出了星辰观想世界。

       第二天,顾雨和顾辰四点多就醒了,两人干脆出了宿舍,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打坐。周围绿柳成荫,并不容易被人发现。

       太阳升起之后,顾雨感觉到自己吸收的天地灵气有所减少,引导灵气又循环一个周天,睁开了眼睛。

       正在这时候,腿边传来一种奇异的感觉,顾雨忙低头,几只猫正错落有致地围着他,一只黄狸花猫还得寸进尺地钻进了他怀里。

       顾雨一脸黑线,忙将黄狸花抱了下去,大概两人修炼的原因,周围灵气浓郁,这些猫咪们觉得舒服,所以都跑了过来。

       让人奇怪的是,顾辰周围一只都没有。

       黄狸花还有些不甘心,蹭蹭顾雨的裤脚,发现那种舒服的味道确实没了,才和猫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为一天的食物开始奔忙。

       顾辰正侧头似笑非笑地看了顾雨一眼,起身开始打拳,内行人才能察觉,顾辰拳风到处,点点电弧闪耀。

       顾雨看了一会儿,抽出一把短剑,练习已经地星剑法。

       从第一层九式一直到第二层第六式,边引导灵气在身体里运转,边努力让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和基台上的人重合。

       顾雨渐渐感觉不到周围,团团剑芒围绕在四周。

       正在这时候,练拳的顾辰忽然停了下来,眯起眼睛,往一条小路上看去。

       那边正走过来的人也是一愣,随即看到了练剑的顾雨,眼里精光一闪。

       顾雨的状态非常好,竟然跟随人形,把第二层第七式和第八式练成了,不过,第八式最后已经非常勉强,在第九式起手的时候,终于练不下去了。

       顾雨满头大汗地停下来,灵力消耗严重,想坐到地上的时候被一旁的顾辰扶住了。

       “小友的剑法很是不俗,不知道是那家的?”

       听到这句问话,顾雨才转头,发现一个鹤发老人正背着手看着他。

       顾雨一愣,顾辰已经说道,“爷爷,我们姓顾。”

       老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露出思索的样子。

       顾辰看看顾雨的样子,跟老人道别,扶着顾雨离开了,转到大路上,三个年轻人迎面走来。

       正中间的女孩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顾辰,嘴角带了微微的笑意。不过,这种对俊美少年的欣赏很快就维持不住了,因为,那个少年,或者说,两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这让习惯被人讨好的少女有些难堪,又有些恼火。

       少女身边的两个年轻人,一个神色如常地继续往前走,另外一个笑嘻嘻地说道,“林苏,你的眼光越来越奇怪了,怎么,梅家那个被你甩了?”

       少女林苏脸上一红,悄悄看了一眼神情冷漠的那个年轻人,才软软地抱怨道:“林清,你别乱说,我哪里有男朋友,梅学长追我我又没同意。”

       林清嗤笑了一声,“你放心,你毕业前玩玩不会有人管你,不过千万别当真,我们和他们不同。”

       三人转过弯见到老人,立刻收敛了脸上的神色,连一直没说话的年轻人都恭敬地看向老人。

       “大爷爷。”

       老人回过神,满意地看着三人,“你们能来京大很不错,学习之余,也不要疏于练习,林家的未来就在你们身上了,平时我也会指点你们。还有就是,京城最近有不少古武世家的人,年轻人也不少,多注意一些。”

       林清眼睛一转,说道,“大爷爷,难道刚刚那两人见过您了?他们是不是……”

       老人摇了摇头,“不好说,他们并不在几大古武世家之中,不过,有机会的话,尽量交好他们。”虽然两人的姓氏看不出什么,但是老人清楚,顾雨的剑法绝对不简单,就连提前发现他的顾辰也很可疑。

       难道还有隐藏的古武世家?

       顾雨回去洗了个澡,又拿出一块灵石握在手里,吸收里面的灵气,之后引导灵气循环一周天,才又精神起来。

       中午,两人去食堂吃饭,顾雨的储物袋里食物还有很多,但是他想去食堂看看。食堂中学生很多,还有一部分明显就是兴奋的新生。

       顾辰排队买饭回来,便宜,而且味道还不错,当然,不能和顾雨做的比。

       下午的时候,宿舍还是兄弟两个人,顾辰对着电脑忙工作,顾雨躲在床上的布帘内进了一趟星辰观想空间,里面一条大白蛇姿势很**地翻着肚皮睡在一团星云上。

       大哥,您这真是冲击筑基期?

       顾雨看了一会儿,觉得云昭应该没有饿死的可能,又默默退了出来。

       顾雨凑到弟弟面前,看了一会儿电脑,倒吸了口气,问道,“小辰,我们、我们家要交这么多税?”

       顾辰侧头看了顾雨一眼,脸上稍微少了些不属于少年的严肃,“你提的那件事,小叔叔已经和上面说了,国家要提前做好准备和安措施,如果不放弃大多数人,光是基地就不知道要修建多少。现在人们多缴税,以后能活下来的人也就多一些。”

       顾雨沉默了,对于未来的末世,国家已经在做准备了,虽然没有对他说,但是父亲和弟弟一定也开始了。

       那么他呢?顾雨决定也开始行动起来,而能让顾雨想到的,也就是买买买了。

    Posted by fhaini1943 @ 下午1:25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