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周六, 10月 8, 2022

       项上聿的话,不可全信,但是,听起来,也不像全假的。

       只是,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太过震惊。

       “为什么告诉我?就不怕我对付项家?”穆婉狐疑的问道。

       项上聿慵懒的靠在椅子上,“A国那边不允许近亲发生关系的,在A国待了太长时间了,免得有心理负担,再说,我不说,就不对付项家了吗?”

       穆婉沉默着,知道自己的沉默,已经给了他确定的答案,微微一笑,举起桌子上的红酒杯,“我连都斗不过,斗项家,也太看得起我了。”

       “不是有我吗?杀母仇人,顶多半年的时间,我会让她光明正大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要不要我帮忙,一句话。”项上聿自信地说道,眼中都是狂妄,不羁,以及骨子里的叛逆。

       穆婉不敢轻易答应,项上聿不是一个无缘无故会对人好的人。

       他要的,远远比想象中的更多。

       “说的,是真是假,我还不能确定,难不成,要我和项雪薇骨肉相残?”穆婉谨慎地说道。

       “要查啊,很简单,亲生母亲家还有个兄弟,可以去做亲子鉴定,至于是不是项雪薇杀死的,就要问当年的那些参与谋杀的人了,比如母亲身边的那几个人。”项上聿笃定地说道。

       穆婉沉默着,不轻易的相信,事实的真相,她会查的,不想面对项上聿审视的目光,干脆低下了头,继续吃饭。

       胃口却不怎么好,只是吃了一点点,她就饱了,放下了筷子。

       甜美学生妹的制服私房

       项上聿胃口倒是挺好的,瞟了她一眼,“鸽子汤不喝了吗?拿过来给我喝。”

       “我要喝的。”穆婉想都不想的回答道。

       项上聿挑眉,点头,勾起了嘴角,眼眸之中闪过一道精光,吃自己的晚饭。

       穆婉硬着头皮把鸽子汤喝掉了,撑的肚子难受。

       “饭后一百步,活到一百岁,走吧,带庄园里转转。记得披上外套,这里面暖和,外面很冷的。”项上聿说道,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穆婉揉了揉肚子,确实,太饱了,她得走走,消化消化,起身,跟在了项上聿的后面。

       项上聿把她拎到了更衣室前,下颔飘向更衣室里面。

       穆婉进去,穿上了来时候穿的羽绒服。

       项上聿拎着她出去。

       雪还在下,沸沸扬扬的,树叶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一眼望去,整个庄园也都是雪白的,踩在地上,雪沙沙沙的响,地上还有狗脚印。

       她想总统府的那两只狗了,可惜,她走的太匆忙,也不想分开那两只狗狗,所以一只都没有带回来。

       等她明天回去后,她带着黑妹去买狗狗。

       项上聿睨向她,轻笑了一声,“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穆婉微微扯了扯嘴角,“我还以为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知道呢?”

       “如果我什么都知道,那不是蛔虫,是神仙了,傻妞。”项上聿楼上了她的腰,拉到自己的身边,“这个庄园也是我的,适合冬天的时候用,今天跑的温泉,是天然温泉改造的,以后冬天就在这里,就不会体寒了。”

       “我本来就不体寒,我身体好的很。”穆婉拿开他的手,反被他握住了手。

       “还说不体寒,手这么冷。”他握着她的手塞进了他的口袋。

       穆婉不习惯和项上聿这么亲热,拔出了手,“我自己有口袋的。”

       她把手塞入了自己的口袋中。

       项上聿的眸光冷了几分,“邢不霍都四十了吧,比他小一轮不止,这个老男人,看上他什么了?”

       “不是说的吗?千万不要小看别人,特别是成功的人。”穆婉把他说过的话,还给他。

       项上聿移开目光,“还记得爸爸走的那个雪天吗?”

       穆婉眸色深沉了几分,“我好像从来没有得到过亲情上的温暖。确切地说,爱情,友情上都没有。”

       “那邢不霍给的是什么?”项上聿好奇的问道。

       提到邢不霍,穆婉自然的柔和下来,看着远方的天空。

       邢不霍给她的,超过爱情,友情,亲情,也超过导师,那是她的精神支柱。

       她沉默着,没有必要告诉项上聿。

       她和项上聿其实是水火不容的关系。

       “我想一个人走走,可以吗?”穆婉清冷地说道,看向项上聿。

       项上聿挑眉,眼眸往下,思索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朝着别墅走去。

       穆婉走到了树下面,蹲了下来,把雪揉成了一个小团。

       手已经冻到通红,能感觉到隐隐的刺痛。

       她没有听,让雪球在地上滚着,滚成了一个大雪球。

       没有邢不霍的帮忙,自己堆一个雪人,好辛苦,也少了很多乐趣。

       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邢不霍的,犹豫了一会。

       她刚才还打电话给他的,他的电话不接,未免也太不近人情。

       她接了,才发现,邢不霍发过来的是视频邀请。

       她看到了邢不霍。

       他只是穿着一件居家的米黄色圆领,坐在办公桌前,担忧的看着她。

       “现在在哪里?没事吧?”邢不霍问道。

       听到他关心的问候,她的眼睛瑟瑟然的酸涩。

       这个世界上,也就邢不霍真心的关心她了。

       她摇头,“我没事,不过我听到一个消息,目前还不知道真假,我要去调查,项雪薇可能不是我亲身母亲,如果证实不是,可以控告项家骗婚的。”

       “那就更难自处了?”邢不霍深邃地说道。

       “怎么会呢?”穆婉扬起笑容,“我可以改头换面,更换身份,去别的国家好好生活啊,给我真多钱,我能花好几辈子都花不完了。”

       “现在也可以离开M国,重新过上幸福的生活。”邢不霍沉声说道。

       穆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我在M国还有一点点的事情,处理好后,我就离开了,不霍,我说真的,如果我能证明我不是项雪薇的女儿,可以控告项家吗?”

       “当初我指明要娶的,母亲……我是说项雪薇,她反对过,说不是项家的人,但是我执意要娶,外公才把接了回来,控诉这个没有用,因为是我要娶的,他们还可以反咬一口,说故意假装项家人,骗婚。”邢不霍解释道。

       【我是秦汤汤,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

    Posted by fhaini1943 @ 上午5:15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