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周六, 10月 8, 2022

       这次李长河可没有丝毫大意,为了不被什么【玩家】干扰,李长河一口气放出了所有的黑鹰。

       三个不同的距离和角度追击着他们的那辆黑色轿车。

       这样即便是被消灭了一只黑鹰,李长河也能快速做出反应,控制黑鹰躲避起来。或者再次放出黑鹰。

       “看来他们人数不少,没准还是个拐卖窝点。”李长河本人则坐在街边的摊子上。

       四方面视角让他脑子有些混乱,听白先生说,这就是精力不够的结果。

       于是,干脆就把自己眼睛闭上。

       控制黑鹰专心追逐人贩子。手都伸到老家了,李长河自认好人也没用了。

       不给他们上演一段死神来了,都对不起老爹养大自己!

       “昨天,他们在胡立那买了七碗牛肉面和五个鸡腿。并且离开时的交通工具为一辆面包车。”

       何峰点头:“那根据他们所说的,昨晚是打算动手的。真是狂妄啊,不过那小姑娘是先一步到了家,为了不显得异常才进店买面啊。那种情况下,心里高度紧张。说出的人数...”

       “应该很接近了。”李长河想了想:“设定目标最少为七人,不排除还有受害者的可能。”

       “要是有受害者,我们只要不波及他们就行。”何峰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的。

       田野小姑娘俏皮可爱凹造型清纯写真

       幽幽的抽起来,娴熟的吐出烟圈。

       烟雾中只有烟头忽明忽暗。

       那一男一女很谨慎,途中还在江边绕行一圈后,换了一辆轿车,衣装打扮也有意识的更变了一下,才向着郊区开去。

       这期间,李长河来回放出了六只黑鹰。交替监视。消耗了不小的精力值才跟住他们。

       随后,他们的车辆从西南方向离开了燕云境内,在和隔壁鄞山市的交界局域的一个小村镇停了下来。

       下车地点是一家汽车旅店。

       李长河控制着黑鹰停留了好一会。也没看到他们再离开过。应该就是这里了。

       “真是够谨慎的,开了上百公里。还有反侦察手段。”李长河微微摇头,要不是黑鹰可以飞行并具有超强视野。还真不好跟住他们。

       在手机地图上划出一个位置,递给身边的何峰。

       “原来干脆就离开燕云范围内了啊。”何峰仔细看了看地图:“要是在身边忽然出现不熟悉的面孔,可能还会引起四周邻居注意。但要是在这种荒郊野岭,用旅店做掩护的话,这反到安全了。就是不知道那里是不是他们的窝点。”

       “要是有受害者的话,旅店不可能没有发觉。要不就被买通了,要不干脆就是一伙人。要想说没关系是不可能的。”李长河想了想,在手机上查询了一下那家旅店。

       三年前注册的旅店。不过从外观上很难想象这是一家开启才三年的店面,店门外的陈设和招牌都有些老旧。一般人估计都会选择几百米外的另一件酒店,那里看起来都干净一些。

       很可疑啊。

       “试一试就知道了。”确定好位置后,这次计划就已经没有什么难点了。

       因为角度不一样,对方是犯罪分子。

       无论是什么麻烦,他们都不想碰。

       比如李长河搁他们门口摔倒,开口就说地板太滑,要讹个点医药费。不然就报警。

       他们敢报吗?不的,他们巴不得私了给钱。因为心虚啊。

       而反观李长河和何峰,两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

       只要不被发现【玩家】身份,警察问话就问话吧。

       其实两人只要在旅店门口打一架,引来警察。那伙人差不多也就凉了。

       可李长河两人,没想让他们就这么被送到监狱去。

       贩卖人口的罪行,分三个层次。

       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特别严重的才是死刑。

       手都伸到老家来了,不整根剁掉,不符合两人的性格。

       不宰了他们,【日晕】都要哭了好吗?

       “赶快吧,别让【长城】他们抢了先。”李长河顿了顿:“得让他们下地狱都记得我们愤怒的样子。”

       “不到万不得已,别动用装备。即使动用装备了,也别用我们以往使用过的装扮。以免有什么漏洞被人看到。”何峰提醒了一下。

       山文甲和鸟嘴面具尽可能的都不要被人看见。识别度太高了。

       山文甲不用说,【将军山】的标识。鸟嘴医生萧十,也不行。前者太亮眼,后者得罪人。

       “只要够快,便不会有什么意外。”

       何峰点点头,忽然响起什么似的,忽然问道:“那女人死了没?”

       “十年刑期。”李长河知道何峰说的是谁,

       简单的回应一句:“可惜,在监狱里就自杀了。”

       “那着实可惜。”何峰拍了拍李长河的肩膀。

       人生中最可惜的是,在你弱小的时候被人破害。在你得到报仇的力量后,那人却已经死了。可惜可惜啊。

       ...

       两个小时后。

       在旅店附近的马路上,一个清洁工打扮的人,正在清扫路边的垃圾。

       远处一个卖红薯的大爷,正在烤火取暖。

       另一个方向的青年男女,正在带着羽毛球。挥洒汗水,青春洋溢。

       不过,他们有时都将会把目光扫向旅店。

       “这便是目标吗?”暗处有人低语询问。声音有些沙哑。

       “根据得到的情报,那辆面包车曾在燕云市区停下。上面的两人换乘公交车行驶一段路程后,又乘上了一辆轿车。”有人回应:“最后停在此处。”

       “这么一看还真有点可疑。可惜,我们也不知道情报来源是否可靠。”最先说话的那位说:“警方正在严密调查。老幺他们要是能拿下,你就不要出手,继续藏着,保护好他们安全即可。”

       “要是敌方有【玩家】?”

       “那就让他们尝尝乌鸦小组的配合打击。”

       “要是有【玩家】介入呢?”有人低声问:“你也知道有些【玩家】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

       “看情况来吧。如果真是人贩子,死了就死了。”沙哑的声音顿了顿:“但不排除可能是为了灭口而出手,都小心起来!”

       “鸦爪,有情况。注点意。”

       听到告诫声,伪装成清洁员的年轻人回头瞄了眼旅店。

       看到了一个头顶黄冠,身披黄袍的....

       外卖员!

       提着几个塑料袋靠近旅店。

       “你还真是什么工都打过啊。”【好友】中,【何为峰】发出感慨。

       外卖头盔中,戴着口罩的面孔扯出了笑脸。

       “那可不,打工皇帝白叫的?”

       fpzw

    Posted by fhaini1943 @ 上午5:14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