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周五, 10月 7, 2022

       挠挠秃顶位置,有灰白的头屑落下。

       马答光收回手,轻声说:“姜师傅,话不是这样说的,你看雾气如此之重,按你所言,遍地都是邪物,是,你和牛师傅都是高人,满身本事,确实毫无所惧,但我们这些人不成啊,都是农民,一点武力值都没有。你们即便厉害,又能护住几个人?”

       “在浓雾中赶路,弄不好就被邪物一口叼走了!那不就是死路一条嘛?最主要的是,你自己都说过了,这雾气邪门,产生幻境,根本就走不到正确的路径上,既如此,何必好高骛远?你想守护更多人的心情我们理解,但咱得脚踏实地呀。”

       “二把手说的对头啊,我们没有能力去冒险,大酒店中的人,我们哪有本事去救?英雄,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有人开始附和。

       村民们议论纷纷。

       李阿如和李阿意旗帜鲜明,说是要和我同生共死,因为,他们的命本就是我和牛师傅救回来的。

       但大多数村民不同意这对姐弟的看法。

       他们觉着冒险深入浓雾,那就是死路一条。

       其实,这意思已经很是明显了,我若是执意离开,将有三分之二的村民不再跟随我的脚步。

       比起我来,他们更相信自家的判断。

       毕竟,我形容的邪物横行场面,谁都没有亲眼见识过不是?他们会认为我在胡说八道、危言耸听!

       田园稻草堆里的亮眼小清新女孩

       我听着村民们大声吵嚷,一个比一个还要自私自利的言论,忽然有些理解李盘衣和李盘川了。

       怪不得他们一经行动,就要体村民做陪葬!实话实说,这些自私到骨子中的村民,太让人讨厌了!

       逐渐的,村民分为了两伙。

       一伙以李阿如等人为首,围在我的周边。

       还有一伙人多势众的,以马答光为首,和我距离开十米左右,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阵列。

       我示意过,所以,牛哄也罢,悬庸也好,都没有阻拦村民们的争论。

       李阿如不乐意了,扬声喊着:“话不是这样说的呀,姜大哥救助过咱们,难道不应该相信他的话吗?他说过的,冥虚城及其周边遍布着邪物,这时候,他还想要保护我们,让我们跟在身边,这是怎样仁义的行为?你们这样说话不觉着脸红吗?”

       李阿意同样气愤,附和她姐的话进行质问。

       “两个小娃子懂个什么?姜师傅不还说遍地巨型生物吗?你们刚才在手电的照耀下看到了吧,有三只癞蛤蟆蹦过去了,体型和以往有什么不一样吗?”

       “这说明姜师傅的判断也不是万无一失的,所以,遍地邪物只是推测罢了,不值得深信,你我又没有亲眼看到。”

       马答光身旁有个身形如同矮地缸的肥胖妇人,很是能说会道,这几句话一出口,就引发更多的村民附和了。

       他们都觉着,眼下虽然浓雾笼罩,但其实已经算是安的了,待在蜂村里远比离开村落要安的多,这种心理逐渐的占据了大多数人的心,因而,不管李阿如和李阿意姐弟如何坚持,更多的村民表达了不想出外冒险的心意。

       马答光忽然抬起双手,一众议论纷纷的村民都安静下来。

       “姜师傅,你救了我们大家在前,放心,我们不是白眼狼,会深记于心的。但让大家伙一道去冒险,这实在是说不过去,所以……。”

       顶着地中海发型的马答光,很有些得意的上前了几步,望着我说话。

       村民们帮他照亮。

       就在此时,‘彭’的一声响,一道庞大的黑影从侧旁的荒草中闪电般窜出来。

       咻!超长的信子卷住了侃侃而谈的马答光,然后,向回猛地一收。

       “啊啊啊!”

       惨叫着的马答光,消失在一张超级巨大的蛇口之中!

       “救命啊!”

       方才最会附和马答光话语的肥胖妇人,惊声尖叫起来。

       我和牛哄都已经动了起来,奈何马答光他们距离我有十米远近了,要是就在身边,即便突然遇袭我也能反应过来,但此刻嘛,还是晚了一步。

       窜出来卷走马答光一口吞下的,正是入村之时遇到的那条巨蛇。

       这家伙似乎更加的庞大了几分,且速度奇快无比,在我和牛哄冲出去的霎间,它就已经反身窜进了荒草之中,同时,蛇尾巴宛似钢铁绞成的鞭子般的抽将了出去!

       尖叫着的肥胖妇人,大脸被可怕的蛇尾扫中了。

       极度骇人的一幕出现了,她的大脑袋霎间就瘪了,然后,惨叫都发不出来的翻飞了出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了,在我和牛哄抵达之前已经完成。

       不等我俩去打杀巨蛇,巨蛇已经窜进草丛之中了,几下响动,就消失在浓雾深处了。

       “该死!”

       我和牛哄同时大骂一声,心头掀起滔天巨浪。

       要知道,这只是一条体型变大的毒蛇,它并不是进化成妖怪了,但其速度和精心策划的袭击方式,让人悚然,一般的蛇妖使用妖身也不见得比这条巨蛇发挥的更好,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种进化,将其身躯进化到了极限,无论是攻击力还是反应速度,都堪比妖怪了,但偏偏还不是妖,这太让人震惊了。

       明显不符合我们对生物进化的理解,可见,这是冥虚城自带的进化规则。

       换句话说,这是阴司策划部设定的规则。

       “妈呀!”

       “啊啊啊。”

       “不要啊。”

       方才还附和马答光说话的一众村民几乎被吓死,慌乱无助的挤在我身边,就差集体喊救命了。

       形式转变的这样快,我都有措手不及的感觉了。

       我一边安抚他们,一边狠狠瞪了姜七八一眼。

       原因很简单,姜七八一直在周边警戒,方才,它隐身在一旁,其实,距离马答光他们很近,我和牛哄确实来不及救援,但姜七八只要动动手,巨蛇就不可能吞吃了马答光之后,还有机会一蛇尾抽死肥胖妇人。

       所以说,姜七八绝对是故意的。

       马答光和那妇人有过河拆桥的嫌疑,因李屋树没了,马答光就想当一把手了,这种心思确实龌蹉,但罪不至死啊,人无完人,哪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是圣人的?

       因而,我对姜七八的不作为很是恼怒!

    Posted by fhaini1943 @ 下午8:50 for 未分类 |